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病初愈,深知母皇父后担忧自是要第一时间禀报!”她放在他头顶上的手不曾拿开,自是阻止了他的视线!

    “身体如何!”她的声音温柔似水,眸中点点笑意!

    与她的温柔中离酒墨看出了僵硬和嫉妒,她一直不喜欢这个万事都完美的皇姐,因为她一直认为人没有十全十美的,太过完美只能证明,面具最深,她习惯从她的完美中找出其他情绪,她们是敌人,却也是最了解彼此的人!

    “以无大碍!”在感受到手下的人停止了动作时,离酒墨嘴角的笑容越加张扬,眸中却也是带上了无奈,啧啧,小东西生气了呢!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无需多心了!”她依旧笑着,笑容温暖而完美,她的声音似清泉“不过,还是要保护好自己,莫要让他人担心!”她的目光这次没有避开她的视线,而是直直的落在了她身旁的1男子身上,眸中的深情尽管隐藏的很好,可是她还是能一眼看破!

    不过,离酒墨笑着用拇指摩擦着掌下的柔软,看着那低头不说话也不动的人,轻笑!

    “自然,如若皇姐无事,我们便先走一步了,小星辰身子骨弱,我有些担心!”话音中带着慵懒和张扬!

    “怪我,可别耽误了星辰世子!”她收回视线然后笑着摇头对她说道,似乎是埋怨自己的过错!

    掌下的人顶着她的手掌抬头,一双如星辰般的眸子看向离落缘,他的眼眸是深沉的,却又十分透明,在他望着你的时候,你会忍不住的认为他的世界是不是只有你!

    他从未这样看过自己,因为他似乎从不在意自己!

    离酒墨敛下笑容在离落缘还未发现他的目光之迹,收回手,拉起他的,转身就走!

    星辰世子,当初的自己是有多愚笨才没有听出当中的问题,星辰算是她的妹夫,但是她却从始至终都不曾唤过一次,一直都是坚持这个称呼!

    做了一辈子的女皇,唯独对他她离酒墨无可奈何!

    回去时早就有人备好马车等在宫门口,等紧张的氛围过去时,离酒墨才又一次感觉到肩膀的刺痛,微微皱眉,有些无奈的看着那至刚才挣脱她的手后,自己走在前方人的背影,轻笑摇头。

    然而,在接近马车之迹,那人单薄而坚韧的背影晃了几下后,猛然向后倒去,离酒墨心中一惊快速移走到他的身后,正好接住他倒下的身体。

    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抚上了他的额头,灼热的触感烫痛了她的皮肤,眉头紧皱,然后猛然拦腰将人抱起!

    “放……放我……下来!”有些虚弱的话语,从他单薄如玫瑰花瓣爆的唇中吐出,半眯着星辰般的眼眸,有气无力的挣扎着!

    “别怕,你累了,睡吧!”她低头在他的耳边轻轻呢喃,她的声音并不清脆,带着丝丝的沙哑,如同深沉了多年的红酒般醉人。

    本来在她怀中还略有挣扎的星辰,不知为何在听到那深沉的声音后,心中本来躁动的心忽然间被抚平,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然后他也忍不住照做起来!

    抱着怀中的人踏步走上马车,小心翼翼的将怀中人放在宽大而后实的座位上,一手护着头让他枕在自己的腿上,整理好一切,她才压着声音让车夫赶路!

    “出发吧,一路上赶慢些!”

    她们走后,城门后,一双眼睛望了很久很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