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亏啊’两个字,说得十分娇软。

    薄景寒只觉得心都软了。

    “不,咱们两个人去,那就可以烦他啊!”薄景寒说着,带着几分神秘地向她招了招手。

    乔木便凑向了他。

    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乔木,一会儿,你要是觉得对着乔唐生烦了你就看我,我要是觉得他烦了我就看你,这样,能缓解心情!”

    “噗……”

    乔木被他逗得扑哧笑了出来。

    伸手,轻轻地抚过了耳朵。

    他的气息轻拂着她的耳根子,痒得厉害……

    看见她笑了,薄景寒心情就好了:“瞧,咱们两个人一起去,是不是就没有那么烦了?”

    “好像真的是如此!”她耸了耸肩,点头。

    不管何时,薄景寒总是能逗她开心。

    ……

    乔唐生在请客这件事情上,倒是显得十分奢侈。

    订了全市最好的西餐厅。

    开放式的厨房,主厨一对一现场制作佳肴。

    “这位主厨最拿手的菜是宫崎牛肉肉眼刺身,配上糖煮花生,罗马果酱和超南香草,再加上微辛的泰式酱汁,口感丰富,味道绝佳。”

    乔唐生一副东道主的客套,也是有意彰显他的口味。

    乔木抬头,淡淡勾着笑,算是附合了。

    薄景寒微微挑眉,轻轻地捏着刀叉,翻转了一会儿,然后就说道:“说得天花乱坠,但是我不吃刺身。”

    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让厨师给我来一碗蛋包饭吧!”

    乔唐生脸色,顿时微妙。

    乔木抿了抿唇,差一点儿笑了。

    “主厨的厨艺极好,蛋包饭肯定也不会差。”

    “乔老先生,请客前还是要做做功夫的。”

    薄景寒用着一副冷峻的模样,睨视着他道。

    乔唐生当然看得出来薄景寒话里的讥意,他更看得出来薄景寒是故意的。

    但是想了想,他忍了下来。

    只要乔木把薄景寒的心捉牢了,薄景寒将来那就是他的女婿了,那时候,他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现在,就忍一忍吧。

    薄景寒其实也是在故意测着乔唐生的底线。

    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乔唐生的底线,这么低。

    于是他……轻轻地把叉子一放:“乔老先生,其实我今天会过来,也是有目的的。”

    “有目的?”乔唐生不解。

    “乔木是我的朋友战友,她回乔家,我挺担心的。”

    “景寒,乔木是乔家的女儿,她是回家,你不必担心。”

    “她今天来上班,一看心情就不好。”

    乔唐生听到他这么说,看向了乔木,慈笑着问道:“乔木,你今天心情不好?”

    乔木愣了一下,薄景寒怎么突然间往这边说,之前也没有跟她提过。

    她这一愣,恰到好处。

    乔唐生顿时觉得她是受了委屈又不敢跟自己说了。

    但是薄景寒为她出头,这点让乔唐生很满意很欢喜。

    他一脸慈心善语地说道:

    “乔木,爸爸说了,你在家里有什么委屈一定要说出来,你曹阿姨有什么做得不好,让你受委屈,你跟爸爸说,至于小龙,他是你弟弟,他做错了什么,你做为姐姐,是可以当面训斥他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