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酒墨话落后转身,接过身旁白曲递过的手绢,冷着一张面庞随意的擦了擦后,便皱着眉头往外走去,在经过沐倾城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

    “日后再聚吧!”在沐倾城点头后,离酒墨便在一片寂静中一点一点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一直都知道墨王爷十分的宠自己的王妃,却不知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这要是别人,只怕那人连残渣都没有了,哪里还能向墨王妃一般!

    离落缘皱着眉头,对身旁的看着自己的众人,微微的笑了笑“不要在意,五皇妹的脾气大家也知道,继续吧!”

    “二皇妹这话说的我可就不爱听了!我们家五儿脾气怎么了!”离溪看着离落缘满脸的不耐,语气中更是带着厌恶。

    话说这离溪与离酒墨同是皇后夜苏木所生,离溪虽没有向离酒墨一般被受宠爱,可是奈何离酒墨却是把这个哥哥宠上了天,从小到大凡是有人提到离溪半个不是,离酒墨保证都不出一天,那人就不会还完好的出现在别人眼中,兄妹二人感情好到别人说不出半点不是!

    离溪此时一出声,整个宴会立即就彻底变了性质!本来和谐的百花宴,顿时仿佛是一个战场,在场的人顿时都觉得自己处境尴尬。

    而离酒墨出去没多久后,便有黑衣人跪在她的脚边“王妃呢!”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无奈,揉了揉眉心,倦怠的说道!

    “已经在回府的路上,四溢已经跟着了!”黑衣人低头,抱拳声音中带着深冷,毕恭毕敬的回答!

    “恩。”对他摆了摆手,在人离开后离酒墨仰头咬住自己的红唇,看着漆黑中那半抹明月,用手捂住自己的眼,很久后叹息一声,往自己府邸的方向走去!

    动不了,舍不得,所以愿意咽下所有的怒火。

    离酒墨卧在巨大的桃树上,看着树下窗边一脸冰冷,怒气为消的男子,十分艰难的勾了勾唇!

    轻风吹过你的柔软的发丝,我不敢注视,轻轻多看一眼也觉得奢侈,刹那间的微笑,将被视之为微妙的永恒,静默中凝视,凝视,甜蜜的失落,失落,哪怕是一瞬间,让我拥抱咫尺天涯的你,哪怕是在虚幻,让我停止你柔弱的哭泣。

    记忆像是倒在手心里的水,不论是摊平还是握紧,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

    呐,星辰,能不能拥抱你,片刻而已!

    夜似流水,淹没谁的伤悲!

    眨眼便是三天过去,星辰自百花宴之后便没有出过皓月居,而离酒墨也没有来找过他,二人仿佛商量好般的默契,就如从前一样!

    “公子,今天是您的生辰!”今日一早小呦有些兴奋的跑到星辰身旁,手舞足蹈的大叫说道!

    而正执书卷的星辰一愣,生辰?他都忘了呢!

    嘴角微微下瞥,眼帘微微下垂,往年的生辰祖父都会提前为他准备好一切,而且那人~也会送来礼物,星辰眼神有些迷离,记忆中那温柔似水的眼眸又是一闪,猛然间悲伤涌上心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