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酒墨没有变,对待任何人,只是除了星辰!比以前比以前更加温柔,更加有耐性。

    二人在宫内侍卫带领的情况下,不多时便被带到了后花园,星辰惊讶的发现今天宫里的不论小厮侍卫面上都带着喜意,并且他们这一路走来,每一处都摆着妖艳的花朵,各种各样,每一个宫人身上也都别着精致的花朵。

    星辰虽已来这一年但是却从未了解过红鸾这个国家,包括离酒墨,虽有疑问,但是星辰的面上依旧没有多少情绪,一双似水琉璃般的水眸中无悲无喜,跟在离酒墨的身边不卑不亢。

    他一直都是这般,不算最好,却足以让离酒墨付出所有,离酒墨收回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勾唇低声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等到达后花园的时候,星辰的脚步下意思的停了停,看着那宴会般的场景,他下意思的皱了皱眉头!

    “走吧!”离酒墨拉起他的手,扬着笑脸,带着恶意,看着不远方温柔似水的离落缘,舔了舔红唇向她走去!

    “墨王爷到!”一瞬间尖锐的声音打碎其乐融融的宴会,所有人在这一声后身体都不觉的僵硬了一下,然后都对着离酒墨的方向警惕的弯着腰。

    墨王爷的恶名在红鸾无人不知,脾气阴晴不定,心狠手辣,风流浪荡,你犯错她也许还会奖励你,而你做对了她也许还会折磨你,她的世界有自己的法则,任性自私!

    “恭迎墨王爷!”一声齐声响起,离酒墨拉着星辰的手,走向人群深处似笑非笑看着她的离落缘的方向走去,就算很远她也看的见她握着酒杯的手,猛然间收紧!

    “二皇姐!”离酒墨微微歪着头,看着她有些倦怠的桃花眼中,有些明显的邪意!

    离落缘微微垂了垂眼帘,嘴角的笑容微微僵了僵,后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然后才弯着眉眼看向离酒墨。

    “五皇妹,星辰世子!”离落缘的声音中仿佛是一道清泉,让听到的人可以安静下来听她的话语!

    星辰在看到离落缘的一瞬间,猛然间甩开离酒墨的手,表情有些怪异的闪烁了一下!

    “二皇姐!”星辰声音中没有异样,但是离酒墨却是从中听出了那一丝的颤抖!

    心,猛然一抽,垂着眼眸看着还在半空中空落落的手,歪头,笑了笑,收手,回头,转身,一双墨瞳中变得更加深沉,有隐隐的黑气环绕。

    “白曲,取相思引,今日百花宴也住兴一下!”她的声音平静甚至有些冰冷,旁边的人看着她,却有一种仰望的冲动。

    “相思引!”一个巨大的声音从人群前方传来,就算看不到人,众人也能从中听到兴奋,星辰知道是谁的,看了看自己前方面色有些昏暗的离酒墨,心中有些异样。

    不远处两个完全不同的女子,在众人的视线中走向离酒墨,黑袍的女子满脸兴奋的跑到离酒墨面前瞪着一双杏眼,闪着光看着她!

    相思引是什么,那是有钱都不能买来的极品的好酒,它选用天山的泉水,比黄金还贵的香料,最后在极冰之地酿上三年,那是什么,离酒墨这败家女人,竟然要拿出来给这些无知的人喝!

    “倾城!”离酒墨笑着揉了揉苏瑾的脑袋看着她身后的沐倾城笑的一脸灿烂“好久不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