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酒墨看着他,一颗因他死去而沉寂的心再次猛然跳动,他还是当初的他,初时见面,梨花般的少年。

    少年站在盛开的梨花树下,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他的肌肤美得就像院子里的梨花,眼珠象乌黑的玛瑙,黑发有丝绸般的光泽,似月似莲,超凡脱俗,隐隐又散发出一丝凛然尊贵的王者风范,恍若是落入人间的神祗,温和中带着沁人的清冷,尤其是那一双眼,清明无垢,澄澈地不似凡人。

    他的眼角有颗小小的朱砂,在微风中轻轻挥洒。

    她还是忍不住将吻印在他的眼角,这是她最爱的眸子,如今他再也不是只是出现在回忆里,而是面前,指尖!

    星辰有些惊愕,他没有推开她,不知是因为她的突然动作,还是……别的!

    夜晚

    星辰坐在一张雕花大床上,一张俊美的面庞白了红红了白,一双星辰般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旁边只着里衣躺着的女人。

    “你怎么会在这儿?”他咬着牙狠狠地问道!

    离酒墨枕着手,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这是我的房间,怎么想让我在书房一直睡!”

    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

    星辰看着周围又看看她,莫名的觉得有些委屈,她让他住这儿,此时又这番举动不是戏弄他吗!

    “那我回皓月居!”话落便要起身离开,却看到她躺在外围完全没有要动作的意思不免有些气急“离酒墨莫要欺人太甚!”此时气到了极点,他的情绪反而越来越冷淡,他看着她冷冷的说道!

    “别闹儿,我很累!”她抬手将人拉下,翻身将人抱住,然后把头懒散的放在他的肩头,闷闷的说道“星辰在见到你真好!”

    她的话到最后已经很轻,很轻,可是星辰还是听到了她的最后一句话,心中突然因为她这句莫名的话而跳动,她的话中带着深深地想念与眷恋,不加掩饰,将他淹没在其中!

    虽不懂她所言的‘好久不见’但是他心疼了,这个样子的她不是那个张扬放荡不羁的女孩,而仿佛是历尽沧桑的老人般,蹒跚着眷恋着那仅存的温暖。

    记忆中从未见过如此这般的她,每次见面那张精致的面庞上都会带着肆意的笑容,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不屑的蔑视,就连她对他说爱的时候仿佛都是施舍一般,所以他忍不住厌恶,忍不住排斥,所以不愿接近。

    躺在她身边不在多言,也不在说话,静静的看着冰丝的维曼,此时就算躺在她的身边很奇怪的是没有厌恶抵触,甚至是连一丝感想都没有了,慢慢的慢慢的,困意席卷而来。

    在熟睡中不知不觉缓缓的靠近身边的温暖,然后在徐徐的烛火中入眠,在黑暗中在他身旁沉睡的女子睁开眼帘,侧身,幽深的墨瞳仿佛是嵌在了他的面庞上,看了很久很久。

    蜡烛还在燃烧,低落的烛泪,仿若晶莹的眼泪,倒映着不知谁深深地温柔似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