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否则,一个男人三十几岁怎么可能没有女人?

    洁身自爱的男人去哪里找?

    男人洁身自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男人又老又丑又穷又矮。

    根本没有女孩子喜欢,所以被逼无奈成为了处男。

    再说他还根本不是处男,他还有一个活泼乱跳的大儿子。

    “赵刚,现在你带我去找他。”安宁决定道。

    赵刚顿时麻爪。“太太,你不是还有拍摄工作的?”

    “没关系,拍晚上的戏,下午去就可以。”现在什么事情也没有找到郁景宸,看他到底在做什么重要。

    “呃……”赵刚再也找不到别的借口,然后首长又联系不上。

    只能向首长夫人妥协,按照监控上的显示,寻找一个小酒馆。

    酒馆在一条老区的巷子里,巷子是非常不起眼的巷子。

    只看石板的路就知道是有年头的。

    车子越往里面走,安宁的心里越是乱想的厉害。

    如果他是堂堂正正的去哪里,有必要找这么隐秘的地方吗?

    一定就是怕被别人发现。

    那他到底有什么怕被人发现的?

    女人,一定是女人。

    这两个字在安宁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反复折磨她的心,让她在愤怒和疼痛中不停的挣扎徘徊。

    车子终于停下。

    赵刚下了车,为安宁拉开了车门。“太……”

    安宁看了赵刚一眼,皱了皱眉。

    赵刚连忙闭上了嘴巴,酝酿了一下。“您下车。”

    安宁不是走下车的,根本是跳下车的,大步流星的走向小酒馆。

    “开门。”安宁用力砸门。

    ‘砰砰砰……’

    按照监控里的显示,郁景宸从大半夜进来就没有出去过。所以现在他一定还在这里的。

    “开门,快点把门给我打开。”安宁又踢又踹的大喊。

    小酒馆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睡眼惺忪,明显还没有清醒的女人。“干嘛啊?大早晨的,还让人睡不睡觉。”

    安宁的火气瞬间爆发,一把推开了这个女人。“滚开,郁景宸人呢?”

    老板娘瞬间变得精神,紧张的拦住她。“抱歉,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快点出去。”

    越是让她出去,越是有鬼。

    安宁基本可以肯定郁景宸和这个女人绝对有关系,她用力推开这个女人。“这里不是酒馆吗?你家开门做生意,凭什么让我走?”

    老板娘被安宁推得后退了好几步,只能眼睁睁的看她走向里面的包房。

    安宁走到里面才发现,这里面是别有洞天。

    外表明明看起来简陋无比,可是里面的装修,不仅装修材料很好,而且装修风格也非常的风雅。

    中式的风格,点缀的名人字画,置身其中感觉周围都流淌着一股静静地清流。

    安宁用力摇头,否定第一感觉。

    然后脑子理想的都是这里根本就是古代的香满楼么,一定是做色—情生意的。

    怒火中烧的她,不停的推着包房。

    第一个包房,没人。

    第二个,没人。

    老板娘追上来。“你到底要做什么?”

    安宁推开了第三个房门,然后看到了倒在一旁床榻上,闷头大睡的男人。

    而且他的身旁,还有一个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