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酒墨回去时也是无声无息,一如来时一样,来时还有人跟着她的脚步,而回时却没有一人在意,离酒墨走在北国皇宫中,踏着那厚厚的一层雪,偶尔有宫女小厮走过,大概是北帝下令告知,那些人见了离酒墨之后行礼多少都有些闪躲,一是碍于身份,二是离酒墨现在这般模样实在有些骇人。

    将披风后的帽檐带上遮住自己满头白发,她虽不顾及别人的眼神,但也不想沦为别人饭后闲谈的话柄,成为这天下的异类。

    “墨王爷这是去了何处,怎滴从宫外回来?”就在离酒墨步履缓缓的往前走时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离酒墨回头只见影心歪着头眯着眼,眼神有些深意的看着她。

    离酒墨勾唇,回头将身体面向她“首领好些闲情有时间来关注本王。”影心当然知道离酒墨出去,如果不知她也不会这般问,离酒墨出宫之时身后所跟之人便是影心安排的,以影心的精明程度自是知道离酒墨这次这般轻易来到北国事情也不简单,聪明人之间的较量,必定是诡谲多变的。

    “如今雪大墨王爷还是小心的好。”影心低头垂眉声音温柔好听。

    “听闻首领一双眼睛可以看透天下事,如今本王这般模样首领可有解释?”离酒墨动作慵懒的将帽檐取下,向着影心的方向走去,四目相对,离酒墨莞尔一笑,戏谑着说道。

    “墨王爷身份高贵,影心不过是一介草民,自是不敢妄自揣测,说什么看透万物不过世人浮夸。”影心退后一步与离酒墨拉开一段距离,本来直起的腰身弯起声音疏离。

    离酒墨听了之后一时间没有说话看着影心,片刻之后轻笑。

    “也罢,你与本王多少有些相似,首领大人可还有其他事情,如若没有本王便去照看夫君了。”离酒墨抖了抖衣袖上的雪花,轻声说道,声音中多少失了些兴趣。

    影心往前一步从披风后掏出一把油纸伞递给离酒墨“北国不比红鸾墨王爷还请保重身体,晚上戌时会有宫女请王爷参加接风宴。”

    “你倒是有心。”离酒墨接过油纸伞撑开,看了一眼影心转身离开。

    “墨王爷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必强求,顺其自然就好。”

    影心的声音随着寒风伴着雪花吹进离酒墨的耳朵里,离酒墨往前走的脚步微微一顿,片刻后勾起嘴角。

    说这人啊,究竟是顺其自然,还是逆天而行,到底该如何谁又有个准信呢?

    走了约摸半柱香的时间走到星辰所在的宫殿,看着站在门口的小宫女,走进将手中的伞递给她。

    “下去吧,这里不用守着。”这地方只怕这一个宫女是不够的,离酒墨眼神清冷挥了挥手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推开门后殿内一阵暖气铺面而来,就连离酒墨脸上的冷意也消了几分,离酒墨走进床边看着床上熟睡的人眼神更加温柔。

    “没些日子我就带你回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