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怎么笑的这般得意?”看着星辰的模样离酒墨倒是突然来了兴致回头看着星辰弯着眉眼问道。

    “刚刚我与北云秋有聊到你~”星辰裹紧披风,只觉得周身舒畅,充满了暖意,看着漫无边际的银色渐渐的眯起了双眼,想着刚刚的一幕轻轻的勾起唇角。

    “哦……说来本王与北云秋也是许多年没有见了,儿时他却不是这般模样,刚刚与北帝谈话之时她突然间提起,看来是有心想让……”离酒墨想着刚刚的谈话,不由得皱了皱眉眉头。

    “朕已经让影心算了你的命数,然而一切空白,如今天下格局四分五裂,即天意已定,朕也不会再做无禄之功,这一次朕就打个赌,赌你是这乱世的终结者,若朕赌对了只求到时你会对北国疆土上的民众手下留情,往后你的路北国定会全力以赴。”

    “让北云秋和亲吗?”星辰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酒墨回神笑了笑。

    如今事情已经到了她无法掌控的地步本想与星辰过些平淡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不过奢望。

    “可是我只要你,本王心悦的人只有你。”转身与星辰四目相对,星辰因为她的动作猛然停住脚步,心中怦然一动,看了无数次,这双眼睛每一次都能让他动容。

    时间忽然变得安静,风吹过树梢卷起几片雪花,美景如画,却皆不如眼前这片桃花。

    “墨王爷前方便是乾禹宫。”停下脚步的小宫女犹豫了许久,才犹豫着出口。

    星辰回神伸手抓住离酒墨的手腕,在接触的那一瞬间,手心冰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回眸,手下不由的握紧,若不是指间触碰到微弱的脉搏他都要怀疑她是否还活着。

    “嗯。”离酒墨看了一眼星辰握着自己的手腕,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便有些慵懒的应了那宫女一声。

    “今日晚间陛下已经备宴,为王爷接风洗尘,一路辛苦还请好好休息,奴婢告退。”本来低着头的小宫女在听到离酒墨的回应之后,微微抬头,然后话落之后又再次把头低下。

    “退下吧。”大片梅花围着乾禹宫还未进入便梅香扑鼻,离酒墨看着眯着眼睛轻声说道。

    牵着星辰走进宫内,跨过门槛之时折下一株梅花赠与身边之人“来年若是有机会,我便带你回星云,如今你便陪我看看这北国的雪吧。”

    星云是星辰的故乡,离酒墨记着,他想回去,这雪星辰往年说过喜欢离酒墨也记着。

    “为何不说些你喜欢的。”星辰接过,她掸去雪花的枝干,垂眸问她。

    “我喜欢你啊。”拉着他的手走进高墙里,若是这一生有你,我再也不会赶到孤寂。

    “我们何时能回国?”坐在桌前星辰看着低头专心烧酒的离酒墨,很少看到她因为这般小事用心。

    “天要变了,这一次回去便是另一番风云了,有些浑水是不得不淌。”离酒墨反手执起桌上一个杯子,将烧的温热的酒倒出递至星辰手中“一杯即可。”披风去除,满头银发比窗外的雪还要耀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